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陆正耀如何开着漏气的神州“双车”,载上网红瑞幸私奔Nasdaq?
摘要

神州“双车”(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与网红咖啡瑞幸之间到底隔着多远的距离?

作者:透镜公司研究

神州“双车”(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与网红咖啡瑞幸之间到底隔着多远的距离?

不过陆正耀的左手到右手!

不过,虽然距离如此之近,但双方的处境与受到的关注,却似乎存在天壤之别:

一方面,作为网红咖啡的瑞幸,在万千瞩目之下,正以近乎史无前例的速度,风风光光地冲向纳斯达克,离最终敲钟仅一步之遥;

而与此同时,光芒渐散的神州“双车“,却正不约而同地携手走向了下坡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收入双双大幅缩水的尴尬局面……

正所谓:

帅哥春风得意地开着敞篷靓车,载着新欢网红嫩妹,正喝着咖啡并借着兴奋劲儿猛揣油门,一路狂飙过程中,旁边一车司机突然大喊道:喂,哥们,你的轮胎漏气了!

瑞幸与神州“双车”的交集

如果不是因为拥有一个共同的后台老板陆正耀,或许大家很难把网红咖啡瑞幸与神州“双车“关联起来。

根据瑞幸最近更新的招股说明书,该公司计划通过发行3000万张ADS(美国存托证券)的方式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每张ADS对应8股普遍股票;瑞幸披露的IPO计划定价上限为每股2.125美元,折合每张ADS的价格上限为17美元;据此计算,瑞幸本次IPO融资上限为5.865亿美元(绿鞋行权前),若按绿鞋机制充分发行后其估值有望超过40亿美元,募资金额也将超过6亿美元。

接下来瑞幸很快就会启动在芝加哥等美国多个城市的路演工作,不出意外的话,成立不足两年的瑞幸咖啡很快就可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其IPO速度之快着实让人大吃一惊,瑞幸也借此继续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网红“热度,风光无限,大有盖过前辈星巴客之势。

值得注意的是,在瑞幸的这场资本盛宴中,市场普遍的关注的赢家在于作为投资人的腾讯,但实际上,这场盛宴的最大赢家当属陆正耀无疑:此次IPO前,陆氏持有瑞幸30.39%的股票;IPO后,陆氏仍将股26.06%,依然为瑞幸的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在瑞幸诞生之前,陆正耀早就是资本市场的“老司机“,其名下还控制着两家上市公司——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车和新三板挂牌公司神州优车——大家日常所接触的神州专车就属该公司实际运营。公开资料显示,陆正耀是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两家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同时也是“双车”的背后实际控制人;目前,前者为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而后者则仍处融资阶段暂时栖身新三板。

实际上,除了陆正耀这层关系外,瑞幸与神州“双车”之间的渊源还远不止如此简单:瑞幸的创始人兼CEO钱治亚正是陆正耀的老部下;在创办瑞幸咖啡之前,钱治亚还是神州优车的COO;目前,钱治亚除了持有瑞幸咖啡IPO前19.68%的股权,为瑞幸的第二大股东外,另外其还在神州“双车”有少量的持股。

光鲜的“网红“妹,与不搭调的漏气车

瑞幸咖啡与神州“双车”之间的距离,在外人看来本应是八杆子打不着才对,却因为有了陆正耀,二者之间才产生了某种关联;但尽管距离如此之近,他们受到待遇与现实处境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几乎就在瑞幸一路风光无限吸引万千瞩目的同时,神州“双车”却如同陆门弃子一般,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业绩危机,犹如两辆轮胎漏气的“问题车”。

神州租车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64.44亿元,较2017年同比下滑了16.50%;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0亿元,较2017年更是同比大幅缩水了67.10%——这是神州租车自从有公开财务资料可追溯历史(2011年)以来,首次遭遇营收下滑的严峻局面,其归属股东净利润下滑幅度同样也创下了IPO以来之最;而且,这也是神州租车自IPO以来连续第二年遭遇业绩大滑坡,其2017年的归属股东净利润也较2016年大幅下滑了39.63%。

跟神州租车相比,正处于融资阶段准备独立IPO、暂时栖身于新三板的神州优车的处境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神州优车在2018年年报中释放了昙花一现式的扭亏希望之光后,于2019度一季度很快又重陷大额亏损轨道。

2018年年报显示,神州优车营收从2017年的98.56亿元大幅缩水至59.49亿元,下滑幅度高达39.65%,不过得益于多项“副业”的给力表现和成本的大幅削减,神州优车去年仍然取得了2.70亿元的账面归属股东净利润,实现了难得的扭亏为盈;从2018年财报来看,尽管神州优车的上述利润并非来自公司主营业务自身的持续造血能力,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该公司在主营业务方向仍然亏损了大约405万元,但较2017年2.95亿元的扣非亏损额相比,神州优车2018年的扣非亏损已经大幅减少,离全面扭亏转入正常盈利轨道似乎仅一步之遥。

然而,就在投资人依稀看到神州优车逐步步入正常商业轨道的希望曙光之际,该公司接下来的2019年一季报却又给满怀希望的投资人大浇了一盆冷水。

2019年一季报显示,神州优车重回持续性大额亏损轨道,其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再度亏损了1.45亿元,其扣非后的归属净利润亏损额更是高达2.82亿元,其亏损较2018年同期仍在持续急剧扩大;与此同时,神州优车2019年一季度13.51亿元的营收也较2018年同期再度大幅缩水了35.05%,其收入大幅缩水的势头丝毫未见减缓之势——神州优车的扭亏希望,转眼间似乎又成泡影。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至2019年一季度末,神州优车账面净利润累计亏损净额(盈亏相抵后)已经超过了72亿元之巨;而公开资料显示,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前后的股权融资总额保守估计也在150亿左右,这意味着,短短几年的时间,该公司已经烧掉了投资人将近一半的资金,目前却仍然看不到盈利的希望。

漏气之象浮于表面,植于骨髓

此时的陆正耀,正驾驶着漏气的神州“双车“搭载着网红妹瑞幸,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春风得意地趁着兴奋劲猛踩油门,开足马力,朝着前方目的地纳斯达克开去——表面的风光背后,往往隐藏着难以言表的尴尬,而这种尴尬的种子,早在神州租车上市后不久便已然埋下。

2014年9月,由陆正耀一手缔造的神州租车风风光光地登陆香港联交所,正式成为港股主板上市公司,作为创始人的陆正耀身价也随着资本市场的泡泡而水涨船高;不过,初尝创业甜头的陆氏此后似乎并没有把精力和心血放在了进一步做大做强神州租车的主营业务上面,而是开始醉心于再创业和新的资本运作。

2015年1月,在陆氏一手操办下,神州优车旗下的第一个实际运营项目——B2C打车平台神州专车正式诞生,加入到了与当时滴滴、Uber和易到的共享打车出行争霸之列——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一场没完没了的烧钱马拉松,但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其前景却无比光明——此时离神州租车成功上市只有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彼时,陆正耀仍是拥有海量股东的神州租车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其身份尤为敏感。

按理来说,在担任神州租车董事长兼总裁期间,陆氏所创立的神州优车项目理应在神州租车的框架下进行孵化,其收益和风险也应该由神州租车上市公司共享与共担,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在神州优车这个当初极具看点的创业项目上,陆氏出人意料地将自己任职董事长兼总裁的神州租车一脚踢开,拉上投资人选择了自已单干,而且其当时单干的底气,还是建立在通过关联交易调用神州租车庞大的车队资源基础上的——没有这一点,今天的神州优车或将不复存在,毕竟,没有神州租车提供的车辆资源支持,神州专车的核心商业模式毫无疑问将成为空中楼阁。

或许是为了避嫌的需要,陆正耀于2016年辞去了神州租车总裁的职务,但仍然保留了董事长一职;同时,陆氏还通过股权架构调整,将其对神州租车的持股,大部分划到了神州优车名下——但即使如此,神州“双车”之间的关联交易甚至是未来潜在的同业竞争等敏感问题却并未能从根本上得以解决。

而且,更重要的是,对于神州租车而言,其更大的损失或许不在于没能吃上神州优车这块在当初来看极具诱惑力的蛋糕,而在于其长期发展与创新以及未来战略转型的空间遭到了“画地为牢”般的限制。

根据当时陆氏对于神州“双车”的战略规划,神州租车未来的业务几乎被牢牢地限制在了其现有的车辆租赁服务范围内,陆氏将未来更具成长空间、模式更新、利润率更高的共享出行和车辆买卖服务及相关衍生服务的蛋糕,全部给了神州优车——如是厚此薄彼的战略布局之下,谁是亲儿子谁是后妈养的,明眼人一看便知。

很显然,神州优车的出现,相当于斩断了刚刚上市的神州租车未来在行业上下游进行横纵向业务创新性扩张的通道及未来战略转型空间,这为此后神州租车的发展轨道和结局埋下了深远的伏笔,只是不知当初神州租车的一众中小股东们,是否有种被出卖或被遗弃的感觉。

瑞幸会不会是下一只备胎?

用资本市场的老司机来形容陆正耀似乎毫不为过,因为事实证明,神州优车绝不是陆氏再创业和新资本运作的终点,这一点,网红妹瑞幸咖啡完全可以现场作证。

2017年11月,时任神州优车COO的钱治亚离职,瑞幸咖啡由此诞生,钱治亚是创始人,陆正耀为投资人;坊间一度有未经证实的传言称:对于钱治亚离职创办瑞幸咖啡,作为老板的陆正耀非但没有感到叹息并加以挽留,反而还举双手赞成;随后,一切都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样,陆对这位心腹爱将创办瑞幸咖啡是要钱给钱要力出力,瑞幸早期甚至跟神州优车联署办公,其第一家店也开在了神州优车的总部,其第一家店的顾客也大部分都是神州优车“自己人”——陆氏送人送到西,最终也顺便把自己“送”到了瑞幸咖啡的后台大老板的位置上,而作为创始人的钱治亚,反而成了在前台替陆氏站台的打工仔。

很显然,陆氏早已不满足于自己所熟悉的出行领域了,将触角伸到了一个跟出行八杆子都打不着的咖啡领域,开始向国际巨头星巴客叫板;除此之外,新兴经济酒店连锁品牌OYO据称也是陆正耀着力打造的继神州“双车”和瑞幸咖啡之后的第四只陆氏IPO工场的成员。

如今的陆正耀不仅是神州“双车”和瑞幸咖啡的“三料”董事长,同时更是神州优车的总经理,其打造瑞幸和OYO的行为,跟其当时以神州租车董事长兼总裁的身份,踢开神州租车单独打造神州优车的风格与手法何其相似?不知今天神州优车的投资人,是否也曾有当初神州租车中小股东那般感觉?

一个人的精力到底有多大?就在各路创业者们纷纷血泪哭诉创业之艰难、压力之山大之时,老司机陆氏却似乎能够多线开弓、四面逢源,此情此景在资本市场绝对算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线。

尽管神州“双车”及瑞幸释放出来的信息显示,陆氏只是以董事长的身份参与瑞幸的投资与战略决策,并不参与瑞幸的实质经营,其个人的主要精力仍然在神州优车方面,但神州“双车”的财务数据却表明,跟做好一家企业相比,陆氏在资本运作方面明显玩得更加得心应手,且乐此不彼,瑞幸与神州“双车“比起来,更像是陆氏的新欢与旧爱,这不由得不让人怀疑:神州“双车”和瑞幸的幕后老板到底是一个能够真正踏实做好企业的创业者,还是一个更加纯粹的资本市场追风者?

嘈杂资本世象之下,专注,其实是一种十分难得的精神与美德,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尤其如此;留有退路的创业者,只会给投资人带来更多的不安。

在资本市场“老司机“陆正耀的眼里,瑞幸会不会沦为神州“双车“之后的又一只备胎?

不知道!不过,我们颇为好奇的是:在接下来即将举行的纳斯达克庆功会上,陆和他的一众瑞幸IPO功臣们,会不会放弃香槟,改喝咖啡?

 

 

透镜公司研究版权声明

1、透镜公司研究所有原创文章及图片版权归北京澳策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在显著位置正确注明来源及作者,并及时联系我们获取授权和备案

2、未经授权允许,转载方不得对我们文章的内容、标题或图片作任何违反作者愿意的修改,对于拒绝配合的侵权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绿驰汽车迈不过资质门槛选择代工,内忧外患何以为继?
2
高层变动业绩亏损,康佳欲借AI转型难回彩电第一梯队
3
托育赛道未必能成资本“香饽饽”
4
我爱我家并购中环互联折戟,对赌、前债“加身”短期内难发力
5
在风口浪尖处砥砺前行,荣耀20系列伦敦如期全球发布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