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新规刺激免税市场洗牌,中国国旅垄断地位或将瓦解
摘要

近日,财政部等五部门发布新规,免税市场随之松动。伴随租金有望下调等利好,国内免税格局有望重新洗牌。面对蠢蠢欲动的各路玩家,中国国旅免税市场优势受到威胁,垄断地位或将瓦解。

伴随出境游人数的不断攀升,国内免税市场也显得“蠢蠢欲动”。近日,财政部等五部门公开发布《口岸出境免税店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扩大了口岸出境免税店的经营主体,并对出境免税店的招标方式、提成水平、评标标准和评标工作程序等多方面进行规范。

《暂行办法》出台后,市场担心中国国旅(601888.SH)国内免税龙头企业份额不保,出台次日股价受累大跌5.5%。虽然多家券商发布研报力挺中国国旅,但其仅依靠免税牌照撑起业绩的做法,仍引起投资者不安。业内人士亦认为,开设市内免税店、《暂行办法》出台都意味着国内免税市场环境松动,中国国旅依靠垄断性的免税牌照占据市场八成份额的好日子还能过多久,成为未知数。

从垄断到竞争,中国国旅垄断地位逐渐瓦解?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国旅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2006年,原国旅总社与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免公司”)实现重组,此后,免税业务成为中国国旅的主要盈利渠道。其中,免税业务主要包括烟酒、香化等免税商品的批发、零售等业务。

从2018年年报来看,中国国旅实现营收470.07亿元,同比增长66.21%;实现净利30.95亿元,同比增长22.29%。虽然业绩增速不及市场预期,但仍保持了稳定的增长速度。而中国国旅2018年业绩实现增长主要原因为,报告期内其通过收购日上上海、巩固优化现有离岛免税业务和开展首都机场及香港机场免税业务带来收入增量173.23亿元;同时,受益于免税品销售,2018年中国国旅主营业务毛利率为41.11%,比去年同期提高11.93个百分点,可见其对免税业务的依赖。

蓝鲸产经记者曾在《免税业务护城河存隐患,中国国旅靠单一盈利来源能走多远》(链接:http://szstuff.com/news/detail?id=104228)一文中提及,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我国对免税行业实行“统一经营、统一组织进货、统一制定零售价格、统一制定管理规定”的集中统一管理政策。目前,国内仅有中免公司(日上免税行、海免集团等)、珠海免税集团(以下简称“珠免集团”)、深圳市国有免税商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免集团”)、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出服”)和中侨免拥有免税经营牌照,正是稀缺的牌照资源为其高利润来源提供了保护。

在国内免税消费跨入增量新时代后,国家将放开拍照资源的声音不断。但中金公司分析师郭海燕分析道,此次《暂行办法》公布是放开经营权不是放开免税牌照,该政策实际上是2016年口岸进境免税店招标政策在出境免税店上的延续,只对“具有免税品经营资质、且近5年有连续经营口岸或市内进出境免税店业绩的企业”放开。同时,免税依然在针对内外资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里,我认为目前财政部并没有继续发牌照的想法。

免税牌照带来的绝对优势,让中国国旅迅速整合了国内免税市场,拿下日上免税行、海免集团。但在垄断优势的背后,也有不容乐观的事实。在国人海外消费激增的背景下,中国消费者海外消费约37%发生在免税店,中国机场免税店消费仅为9%,与国外免税店相比,有较大差距,错失了国内免税业发展的先机。

免税格局变革,谁能冲击中国国旅免税霸主地位

“《暂行办法》的实施将给予其他具有免税牌照的企业更多机会,进境、出境免税店统一招标时,将更侧重综合实力。根据《暂行办法》第十二、十三条,财务指标在评标中占比不得超过50%,技术指标不低于50%,这一规定阻碍了片面追求高价,给更多免税企业机会,”北京联合大学教授张金山对记者表示。

在中国国旅整合日上免税行、海免集团后,仅剩中出服、深免、珠免几家具有免税牌照,与中国国旅构成竞争关系。

上述券商分析师对蓝鲸产经记者坦言,中出服、珠免、深免在资金、运营等实力上尚不对中国国旅构成威胁。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对于机场扣点及租金提出要求,租金单价原则上不高于国内厅含税零售商业租金平均单价的1.5倍;销售提成不高于国内厅含税零售商业平均提成的1.2倍。该条款极大的减轻了免税店运营企业的压力,给中出服等企业创造机会。

免税市场的“松动”让不少企业嗅到机会的味道,2019年6月,凯撒旅游(000796.SZ)与中出服达成合作,入股天津国际邮轮母港进境免税店,而这也是凯撒旅游首次涉足免税市场。电商品牌寺库、房企碧源控股等也对免税市场“虎视眈眈”。

“短期来看,各大型机场招标基本完成,《暂行办法》对中国国旅的影响有限;长期来看,若严格执行,免税市场或有望更加活跃,变革现有格局”,业内人士表示。

尝试境外扩张、市内免税,中国国旅欲打造免税护城河

面对等待斥资近场的各大企业,中国国旅也并非只是固步自封。为将免税牌照的效用最大化,中国国旅开始尝试出海以及开设市内免税店。

2014年,中中国国旅第一家海外市内免税店,柬埔寨吴哥免税店正式营业,随后中免集团又连续开设了西哈努克港免税店和金边免税店。2018年,中国国旅又发布了拟在澳门投资开设市内免税店的公告。

原国家旅游局规划专家王兴斌曾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中国国旅一直有跻身国际免税巨头的想法。

但放眼全球免税市场,中国国旅的体量尚无法与Dufry、DFS、乐天等集团抗衡。根据MoodieDavitt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前十免税集团销售额达到336.10亿欧元。其中,瑞士机场零售商Dufry销售额位居全球免税集团首位,达到71.66亿欧元,第二、第三分别为韩国乐天集团的48.42亿和法国零售商Lagardère Travel Retail的39.17亿欧元,成立于香港的DFS位居第四。

数据来源:MoodieDavitt 蓝鲸产经制图

与中国国旅同在亚太区的乐天免税店在国际化进程上明显要快一步,为吸引大量中国游客,乐天免税店不断布局市内免税店。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赴韩游客数量为479万人,同比增加14.9%;而在2017年,韩国本土免税店的销售额当中,有77%来自于中国消费者。其中,乐天免税店是最大受益者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乐天销售额并不依赖机场店,机场免税业务仅占比20%左右,反而是乐天市内免税店销售额占比较高,仅明洞总店(韩国首尔市中区)占比就超过一半。

对于亚太区趋同的免税竞争环境,中国国旅想要突围难度不小。但从中国国旅加码市内免税店来看,其首要任务仍是守住国内市场。

2019年5月,中国国旅激活了北京、青岛、厦门及大连牌照并分别开设了免税店;根据上海市政府讯息,上海店也即将开业。但目前中国国旅只拥有出境前市内免税运营资质,独缺入境后市内免税牌照。而入境后市内免税店享有独立的购物限额5000元,目前国内共两块牌照:中出服、中侨免税外汇商场。中出服共有 11 家免税店,2019年将新增5家市内店与1家口岸店;中侨只在哈尔滨设有一家入境市内店,与国旅同属于中旅集团旗下控股公司。据中出服信息,2018年我国入境后市内免税销售规模约为8亿元。

面对日渐活跃的免税市场,中国国旅的垄断地位受到威胁。有业内人士直言,从中国免税购物业的整体发展而言,垄断性经营利小弊大,就中国国旅股份有限公司发展而言,垄断经营也有利有弊,“没有竞争哪来动力,何来创新?市场已经开始松动,更多企业入局才会真正激活这一市场。(蓝鲸产经 李丹昱lidanyu@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三星电子利润持续暴跌,折叠屏手机“难产”困境待解
2
在线教育新规落地,“温和治理”下暗藏玄机
3
复星旅文拟参与老牌旅行社资本重组,提升获客能否盘活度假产业链
4
聚焦主业淮北矿业挥别国元农村人寿,协同投资难落地资本跨界退潮
5
"千亿新兵"中梁控股迎上市,保守发行能否打破内房股被低估"魔咒"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