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乐队的夏天》火了,但中国影视综艺的未来会好吗?
摘要

无论影视还是综艺,行业的良性发展,需要产业链的日臻完善。

投稿来源:李北辰

大概两个月前,看到我发了一条去参加《乐队的夏天》媒体看片会的朋友圈,我一位愤世嫉俗的文青朋友立刻留言说:综艺的“魔爪”终于要伸向摇滚乐了。

如今两个月后,当我身边最随俗浮沉,毫无“愤怒”的朋友也开始问我:“石璐是中国第一女鼓手吗”时,我知道“乐夏”火了。

“火了”就一定伴随争议。以我那位文青朋友为代表,在鄙视链上游,当看到新裤子,刺猬,面孔这种老牌乐队在综艺流量池里欢腾,一些老派乐迷却为此感到失衡。在他们心中,节目的“烂曲”正在“流窜九州”,“痛仰改编王菲被怼”这种荒诞热搜,更是摇滚乐向娱乐的谄媚,而节目组精准投掷的中年情怀催泪弹,亦无法让中国独立音乐实现涅槃。

但搁置在大众娱乐的公共语境,从节目策划和制作水准上看,“乐夏”却又含金量十足,爱奇艺S+级投入加上米未的专业能力,让它成功“出圈”——而人们之所以会对它产生相反的观念冲突,是因为所有人都是透过某种固定价值偏好来认识世界的,尤其是在门槛较低的审美世界,不存在未被理论污染的“客观观察”。

想要真正“客观观察”,唯有从高处俯瞰整个市场。

事实上,从近三年来嘻哈,街舞,乐队等元素的相继走俏不难发现,让小众载体引发“大流行”,正成为一座亟待开拓的流量富矿——据悉,目前就有制作公司在为头部视频平台开发乐队节目。

其实不只是网综市场,整个影视综艺行当,都仍是一大片值得奋力挖掘的富矿。就像艾瑞咨询在《中国影视综内容投资价值研究报告》中所言:“中国文娱产业增加值远未达到天花板,而作为其中体量占比较大的影视综艺产业将有望更进一步获益。如果分别将中美本国人均GDP和本国文娱产业增加值形成散点图可以看出:当本国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后,本国文娱产业增加值数值与其呈现出较稳定的线性关系。以美国来看,此后至少49年仍将持续这样的线性关系。以此推测,当我国人均GDP达到10000美元时,我国文娱产业增加值将达到近5500亿美元。同时,由于中国边际文娱产业增加值大于美国边际文娱产业增加值,随着我国人均GDP规模不断上涨,未来较长时间段内中美文娱产业增加值差值将进一步扩大。”

但问题是,如何让影视综艺市场保持稳定的繁荣?

01

无需赘言,如同电影与vlog的云泥之别,相较音乐和短视频等更轻快的文娱产业,影视综艺的赛道壁垒厚重:投入成本高,项目周期长,专业化程度极为严苛。

这并不难理解,纵观整个影视综行业,每当一个新的内容载体问世,往往会先经历一个粗制滥造的草莽阶段,然后随着自由市场竞争的逐步深化,倒逼头部内容的成本骤增——要知道,哪怕是最“轻”的短视频,现在有些制作精良的短视频成本也已高达几十万之“重”。

视频行业更是如此。众所周知,诞生伊始,视频平台大多充当渠道作用,但现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的“三国杀”主要就集中在耗巨资打造头部内容上,从综艺到剧集,无一例外,且竞争几乎残酷到:要不刷屏,要不失败。

尤其是综艺,无论是对设备商,影棚周边,还是辅助设施,要求都是逐年递增,有些综艺甚至呈现出“电影化”的制造倾向。我记得龙丹妮一两年前曾说过:“(现在)电影已经是非常市场化。电视剧也已经是红海,有几千家电视剧公司。但很有可能,节目制作的市场化时代才刚刚到来,未来两到三年,节目制作市场会有一个新的爆发。在整个市场上,综艺创作会百花齐放,节目制作公司形成新的矩阵,这个矩阵会非常非常的专业化。”

总之不难发现,无论影视还是综艺,行业的良性发展,需要产业链的日臻完善。

02

其中重要一环就是中期拍摄。

以《乐队的夏天》的录制现场为例,据我了解,“乐夏”的录制地在大厂影视小镇,录制现场共使用了2个4K演播厅,其中主舞台面积3000平方米,第二现场2000平方米,最初的乐队亮相环节则是在园区内超5000平方米的外景地进行录制。

圈外人也许会对“乐夏”将录制地选在这里感到意外,但据我所知,这里是影视综艺录制的常规据点,《明星的诞生》《开讲啦》《偶像练习生》《欢乐喜剧人》《这就是灌篮》等一批影视综艺都是这里完成录制。

为什么是大厂?从最浅表的“地缘”层面,这里离北京近,适合当作北京文创产业的理想外延地,且这里的影视文化产业集群相对成熟,已有清华大学文创研究院,北京电影学院,Base FX等百余家文创企业和机构入驻。

其中一家叫做世纪汉唐,《乐队的夏天》就是在他们的棚里完成录制。

据这家企业某位高层透露,只要《乐队的夏天》想在北京周边完成拍摄,那么能满足其拍摄需求的就几乎只剩大厂。

首先是在硬件上,“它有第一现场和第二现场,最难的就是这两个现场的信号传输以及系统集成,从外场地到演播厅有一段距离,不管从声音还是从画面上,距离越长信号传输越弱,这里的4K讯道能轻松满足这些要求,如果是正常的那种高清讯道或者标清和超清的根本达不到要求。”

另外,世纪汉唐给了《乐队的夏天》帮助,园区也给了世纪汉唐帮助:譬如节目组有外场地拍摄需求,一般的园区并不具备为某个栏目组单独开辟一块外场地的能力,世纪汉唐为此找到园区负责人,最终协调了一块场地让“乐夏”剧组进行外景搭建和拍摄;再譬如大型节目录制往往人数众多,吃住等周边配套服务是个大问题,在这方面园区也给予了很大帮助。

不只是世纪汉唐,在华夏幸福多年的不断“撮合”下,从前期内容筹备,金融服务,到前中期的生产,到中期的拍摄制作,到后期的剪辑和特效,版权交易,最后到宣发,整个园区形成了一条完整产业链,且占据产业链核心节点的都是各领域最头部的玩家。

这种头部玩家在空间上的集聚效应有什么好处?

它让我想到了前两年流行的一本介绍谷歌公司的书,《重新定义公司》。就像书中所言,谷歌非常重视招聘,希望招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各领域精英,在谷歌看来,你只需要将最优秀的人“搁”在一起,他们之间就会主动嗅到彼此,完成意想不到的思维嫁接——当然,为了让这种思维嫁接的速度变快,谷歌也会主动制造一些“场域”,让员工间形成不同形式的交流,比如谷歌的办公座位之间非常拥挤,几乎到了每个人一转身就会碰到其他人的程度,这就是为了让员工充分交流,在同一物理空间,碰撞出更多新意。

产业园区也拥有相似的逻辑。像世纪汉唐这种头部录制公司可以近水楼台,在园区内向上下游的头部企业直接寻觅最新成果,然后不断巩固自己在产业链中的优势地位。

上下游产业链在空间上的充分集聚,能让各个环节的头部玩家更快地遇到彼此,在最短时间内捕捉到行业最新动态,最终毫无“延迟”地碰撞出推动整个产业进步的火花。

这种高效率的相遇相知,协同进化,对于中国影视综艺行业来说尤为重要。要知道,就像艾瑞咨询在《中国影视综内容投资价值研究报告》中总结的那样:对比近三年中美各十部知名大制作成本电视剧的制作成本,中国电视剧制作成本远远低于美国电视剧制作成本,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电视剧工业化体系尚未健全;另外,在我国人口基数远大于美国的前提下,我国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数相比美国Netflix仍未达到天花板……这些数据都表明,中国影视综艺领域仍处于发展期,但未来非常可期。

作为这个“可期未来”的一部分,最后不妨仍以《乐队的夏天》为例。我很喜欢乐评人耳帝对新裤子《生活因你而火热》的评价:“也许换一个音乐环境更加成熟且完善的地方,像他们这种水准的乐队早已经名利双收,根本不需在一档综艺节目里才被大众知晓。所以这个表演最触动我的地方,是最后彭磊跪倒在舞台上,音乐静了下去,他把话筒指向了簇拥在舞台的观众们,像一个摇滚巨星一样享受着众人瞩目,也许在他一瞬间的恍惚里,几百人的演播厅变成了几万人的体育馆现场……彭磊说,未来可能会是独立音乐的黄金时代。”

我不知道黄金年代是否会来,倘若它真能如约而至,就让它从今夏这个“几百人的演播厅”开始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背靠腾讯加码游戏内容,快手入局电竞有何阳谋?
2
爱乐乐享直营店因媒体曝光拒绝退费:预付款是否是机构原罪
3
4亿销售费的香飘飘,多元转型为何仍跑不过喜茶等网红
4
汽车能源变局时代,自主车企“两条腿”走路门槛提高
5
外资再保公司上半年保费上行,政策助推但规模仍受直保市场限制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