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康得集团债务缠身拍卖保险资产,珠峰财险舵手未定又遇股权变动
摘要

保险业内人士指出,董事长调动属正常行为,主要基于大股东人员调整。但管理结构动荡,对于珠峰财险未来在市场上吸引专业人才会有一定的阻碍。

近日,阿里司法拍卖的网站上,出现了珠峰财险的身影,其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集团”)所持9.9%股权,在遭质押后,又将在近期被拍卖。而在珠峰财险股权被拍卖背后,是康得集团及旗下上市平台资金流动困难、财务纠纷不断的窘境。

面临拍卖的珠峰财险,自身也烦扰不断,展业三年暂未走出亏损期,经历高管内斗后,掌舵人也未能明确,在此背景下迎来股东变更,对于珠峰财险而言,难言福祸。业内人士分析,基于西藏自治区的地域限制,及珠峰财险仍处于设立初期的情况,引入优质股东并非易事。但珠峰财险目前国有股股权稳定,在西藏强化法人架构发展的背景下,或进一步加大国资持股比例,加强优质资本的管控,有助于珠峰财险发展。

康得集团及上市平台债务缠身,所持珠峰财险股权遭拍卖补窟窿

近日,蓝鲸保险在阿里司法拍卖上注意到一则竞买公告,珠峰财险9.9%股权,将被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拍卖,起拍价为8561.73万元,保证金1500万元,增加幅度40万元。

拍卖时间定于2019年10月5日至6日,目前距离竞拍日已不足20天。蓝鲸保险注意到,目前暂未有人报名竞拍,但已有7人设置提醒,近900次围观。

蓝鲸保险注意到,珠峰财险被拍卖的9.9%股权全部来自于康得集团。康得集团总计持有珠峰财险1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0%,为珠峰财险第四大股东。与初期1亿元投资额相比,康得集团所持珠峰财险9.9%股权的8561.73万元评估价,出现明显缩水。

那么所持保险公司股权为何被拍卖?蓝鲸保险注意到,2019年1月,四川璞信产融投资有限公司,向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被保险人康得集团所持珠峰财险9900万股予以冻结。

起诉案背后,是康得集团当前经济表现的不佳,其旗下上市平台*ST康得,正深陷财务造假危机,债务缠身。2019年7月5日,证监会向*ST康得下发行政处罚书,披露其在2015年-2018年4年间虚增利润119亿元、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等行为。自爆发债务危机后,*ST康得出现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流动资金短缺等问题,导致无法完成客户订单,并出现员工工资及补偿金无法按时发放等问题。

*ST康得的财务造假问题,还牵扯出康得集团违规占用资金的行为。据蓝鲸保险了解,康得集团利用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分别于2014年至2018年非经营性占用*ST康得资金65.2亿元、58.4亿元、76.7亿元、171.5亿元和159亿元。

不仅如此,康得集团还存在多项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管理规则的行为。在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披露的处罚公告中,即显示“康得集团未就归集子公司货币资金并大额划出体外的过程进行真实账务处理,导致公司披露的2015-2017年年度财务报告和2018年三季度财务报表信息不真实”,同时指出,“康得集团作为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在债务融资工具注册发行和存续期间存在多项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管理规则的行为”。

在此背景下,康得集团所持股权被陆续质押及拍卖以填补窟窿,若珠峰财险股权被顺利拍卖,康得集团的保险板块几乎完全丧失。据蓝鲸保险了解,陷入财务危机的康得集团,成立于1988年,前身为康得机电技术开发公司,目前业务主要包括先进高分子材料、互联网应用、金融等五大板块,其中金融板块涵盖融资租赁、供应链融资、汽车金融等多项,珠峰财险即是其在保险领域的布局触手。

连续亏损、舵手未定,烦扰不断珠峰财险股权遭拍卖难言福祸

再来看此次事件的另一位主人公。成立于2016年的珠峰财险,注册资本10亿元,目前主营车险、意外险、健康险等险种,成立以来,珠峰财险保险业务规模保持上行,从2016年的2655.39万元,增至2018年的4.7亿元。保费增长的珠峰财险,仍未走出亏损期,连续三年亏损,净亏损额从2016年的7105万,增至2017年的1.94亿,2018年亏损有所缓解,达到1.5亿。2019年上半年,珠峰财险再度出现1.39亿元净亏损。

正是基于珠峰财险的持续亏损情况,以及对股东未来投资收益的不确定性,评估方对于珠峰财险的股权评估,低于康得集团对相应股权最初出资的1亿元投资额。同时,评估报告显示,截至评估基准日2019年7月31日,珠峰财险资产总额为11.03亿元,负债总额6.81亿元,净资产达到4.22亿元。

“对于成熟的保险公司而言,基于可观的盈利空间,股权往往会有所溢价”,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称,“但对于新设保险公司而言,股东认购牌照后,仍然需要经历相对漫长的投入过程,再加上西藏地区本身存在一定的地域限制,引入优质企业并非易事,因此评估价有所折价也属正常”。

事实上,除尚未走出亏损周期外,珠峰财险长期未稳的管理结构,也令人担忧。2018年初,珠峰财险前总裁李更发布《告公司全体员工书》,控诉时任董事长陈克东的多重罪状,掀起珠峰财险内斗高潮。随后,李更被解聘,陈克东代行总裁。

然而仅隔1年,今年6月20日,珠峰财险公告称陈克东不再担任董事长职务,由现任董事任显成任临时负责人,代行董事长职责3个月。但临近期满,仍未有新任负责人的消息。对此,珠峰财险表示,对于相关人选,将按照要求予以披露。

“珠峰财险管理结构的不稳定,主要与其经营层与管理层的磨合有关”,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董事长人事调动相对属于正常行为,主要是基于大股东的人员调整,但管理结构动荡,对于珠峰财险未来在市场上吸引专业人才会有一定的阻碍,引发人才的忧虑”。

管理结构不稳、未能走出亏损周期的珠峰财险,此次股权被拍卖,是否将是雪上加霜?“康得集团所持公司股权被拍卖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管理”,珠峰财险相关负责人强调称。

“9.9%股权被拍卖,对于珠峰财险整体的经营发展,不会引起太大的影响”,王立刚指出,“珠峰财险由32%的国有股和68%的社会法人股构成,国有股股权保持稳定,且西藏自治区正在强化金融机构的管理,加强国有资本的管控,加之政策上的支持,一定程度上给珠峰财险发展予以保证”。

此外,王立刚预测道,“西藏自治区当地的法人结构正在强化发展,此次股权拍卖,可能有更多国有资本参与进来,强化优质股东对珠峰财险的管控”。(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B站互动视频更倚重UGC模式,还需攻克剧情单薄等难关
2
邀 “资本熟手”谈铭恒加盟,祥生地产迈入千亿后欲拉响IPO前奏?
3
发起互助计划、囊获保险经纪牌照,360金融下注“互助+保险”模式
4
自主研发还是国外引进,起底少儿英语教材产业链
5
格力混改上演“三国杀”:高瓴、厚朴“捕蝉”,董明珠“在后”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