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创业者困于“00后”社交
摘要

互联网已经到了下半场,在这场加时赛中,00后社交会是仅存为数不多的蓝海吗?

投稿来源:子弹财经

人不轻狂枉少年。

作为一名社交老兵,投资人康东认为“00后一点儿也不特殊”。

他在腾讯当了6年记者,专门跟踪报道社交行业,接触了太多在这个风口上起落的产品,后来转型成为社交投资人,“社交对人非常重要,在如今00后社交兴起的当下,我更看好线下社交。”

出生在互联网时代00后,又被叫做“互联网原住民”,他们从出生起就被赋予了更多的可能,这也被看作社交赛道的希望。

国内的社交行业的确需要希望。

9月初,微博推出社交App绿洲,其形态酷似Ins和小红书,为了获取用户,利用微商吸引用户从而成为“微商聚集地”,且上线3日便被爆料“涉嫌抄袭”事件;9月24日,据“晚点Late Post”报道,阿里钉钉事业部重启了“新来往”项目,而这款产品也被外界称为“毫无新意之作”。

而子弹财经在使用这款内测产品时,接触到阿里的内部员工,他所发布的动态最早日期是2018年11月,针对近期外界对“Real如我”的舆论,“目前的确不是很理想”,但他说,“现拍现发使我们一直在坚持的理念,还是需要一些差异化。”

除了绿洲、Real如我,2019年的社交赛道入局者不在少数:张一鸣的“多闪”和“飞聊”,张朝阳的“狐友”......

王欣曾在i黑马采访中说,“2019年一定是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元年,会有很多社交产品会在今年陆续诞生。”

距离2019年结束还剩下85天,此时即便有了巨头入场,社交赛道依旧没有出现一款“惊艳”的产品。

“在双微稳坐头部的情况下,其他新社交产品想冲出来并不容易,背后要投入的成本太大,特别是针对00后的社交场景,入局者每走一步都是硬仗。”业内人士对子弹财经称。

在冰火两重天的社交赛道中,创投圈如何理解00后?创业者为何困于00后社交?

01

“新蓝海”00后

“你见过用四根手指玩手机的人吗?”80后社交创业者李乃旭向子弹财经抛出一个略显奇怪的问题。

他们团队面向几百名初中生、高中生做了上百次访谈,发现很多青少年看到电子屏幕上的图片,就会本能地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

很多00后接触的第一台电子设备便是平板电脑或者智能手机,因此多数人几乎没有按键或者鼠标点击的概念。

“他们对于屏幕的理解和我们不一样。”互联网时代下成长的00后,从出生起,就附带着“变与不变”。

“小时候,我都会把钱藏在枕头和褥子下面,”但如今他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00后已经有自己的电子账户了,这导致他们很小就会线上消费。”

00后自小就和商业社会紧密地链接在一起,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虽然支付宝不允许12岁以下用户注册,但微信的支付功能没有年龄限制,00后养成了线上消费与使用手机钱包的习惯。

不过,互联网为00后带来的,绝不仅仅是消费习惯的改变。

访谈调研中,李乃旭对一个四川凉山的小男孩印象深刻。这个小男孩每天下午三点按时发布视频,通过短视频向外界展示村庄风景、田间地头的一切,每月收入一千多。

“他们不止会花钱,也会通过互联网赚钱。”而这是生活环境决定的。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他们始终被浸泡其中。

用异类的网络用语标榜着自己的不同,形成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他们总会自创一些网络用语、特殊的词汇。“处Q友”、“二次元”、“黑界”、“扣字”……“我需要百度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什么梗。”80后投资人康东对子弹财经说。

这种独特的文化将他们真正聚合在一起。“快看漫画”聚集两亿用户,大部分是00后,正是漫画和二次元将这类人群归集到这个平台上。

对于这种利用兴趣完成社交目的的产品,康东认为:“这是种比较‘偷懒’的社交形式。大家有共同爱好的情况下轻松、迅速地熟悉认识,这种‘兴趣+社交’的商业模式自有它的意义。”

快看漫画相关负责人对子弹财经说,平台上的00后大致用六个关键词可以形容,即“文化自信、二次元、自我表达、特定圈层、创造力和愿意为兴趣付费。”

其中,二次元文化已经逐渐走向主流文化,也正因为二次元这个小众文化的崛起,快看漫画才得以发展。

“00后社交创业,在选择文化方面一定要慎重。不能选太过于小众的文化,没有成长性,需要有普遍共识。”李乃旭推荐日本和韩国的小众文化。

00后本能地和“老年人”产生隔离。“一个圈子的魅力不在于有谁,而是在于没有谁,这才是圈子的意义。”康东说。

他们希望被人看不懂,又渴望被理解认同。“00后也很矛盾”,这也是青春期特有的矛盾。

00后似乎在刻意设置这些“障碍”,将那些不懂的人隔离在外。

咖啡厅里,轻音乐缓缓响起,桌子上的两杯拿铁喝了不到一半,康东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我不到20岁的时候,每次看着那帮我比大十来岁甚至更大的人,总觉得,‘你们这帮老白菜,懂什么呀’!”

转眼迈进不惑之年的他爽朗一笑,“现在我成了别人嘲弄的对象。”

不可否认的是,人是有共性的,他们要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如果被大众看懂,那他们就太失败了。”

00后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而这也是投资人、创业者想知道的问题,康东反问,“你在十几岁的时候,知道自己要什么吗?他们一点也不特殊。”

规律一直都在,只是时代在变。

相对于70后、80后、90后见证了互联网发展,00后享受着互联网的硕果,也正因为他们的变与不变,00后意味着更多的可能。

互联网已经到了下半场,在这场加时赛中,00后社交会是仅存为数不多的蓝海吗?

02

“不理性”的决定

“你疯了!”

两年多前秋天的一个下午,李乃旭正和四五个朋友在一起吃饭,他告诉了创业多年的朋友,自己打算做社交产品。他们的反应很吃惊,觉得李乃旭的选择很不明智。

时间线拉回到2012年,那时的李乃旭还是一名外卖项目创业者。“千团大战”期间,全国竞争公司不下5000个,“当我们融到百万级时,他们已经融到亿级了;当我们融到千万级时,他们的融资额度已经非常大了。”

做外卖的四年多,焦虑如影随形。“我们始终在对手的阴影下活着。”2016年,随着美团与大众点评的“盛大联姻”,千团大战接近尾声,李乃旭看到公司后台用户数据暂停增长,终于意识到他们彻底没有机会了。

不过,“创业之心犹未死”。从外卖这个项目退出后,李乃旭转而考察下一个战场。

2016年1月20日,人人网公司股价已经跌至3美元,总市值缩水至11.36亿美元。

那天中午,李乃旭刚走出地铁就看到了这个消息,立刻给朋友打了一通电话,他们聊了三个小时,“中国的社交版图是不是有了一个实质性空缺的出现?”

要清楚的是,2011年上市初期,人人网股价高达74.82美元。5年时间,缩水近7倍,一代社交鼻祖就此谢幕。

中国社交市场进入一种非真正意义上的真空状态,它终究被微信、微博填满。“属于我们的社交产品已经死了,在新一代00后身上,会出现新的商业模式吗?”李乃旭想了很久很久。

在确定下一个创业方向后,李乃旭跑去和创业多年的朋友商量,也就有了被骂“疯了”的那一幕,不过这也没阻止他想把CQY做起来的念头——在他的设想中,这是一款游戏化00后社交软件,在社交过程中注入游戏基因来吸引用户持续留存下来进行互动。

但是,做社交本身就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大部分社交创业者从网易、今日头条、腾讯等大厂出来,至今也没有成功的案例。

做社交产品必须深谙用户心理,还要懂产品、懂运营、懂市场。大公司的员工可以通过实际操作观测到用户实际数据变化,而草根创业者普遍在某一方面的短板很“短”。

“草根创业者一般都是抱着自己的想法来做,觉得用户会缺什么。”李乃旭清楚,如果没有看到用户真实的使用数据,很难对社交这件事有真实深刻的理解。

一开始,朋友对CQY的普遍不看好,但李乃旭心中的执拗一直都在,“我觉得中国的互联网缺一款特别的00后社交产品,我要把它补上。”

一周过去了,两周、三周、一个月……就这样,社交创业计划又搁置了半年,直到2016年下半年,李乃旭遇到了合伙人曹越和王程程。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李乃旭选择了仍在校读书的曹越做联合创始人。曹越先前是李乃旭上家公司的实习生,目前在北师大读大四,他是当时“校园联创计划”里最优秀的联创之一,加入CQY项目后主要负责校园运营业务。

“最后,只有他支持我。”另外,1998年出生的曹越作为一名在校创业者,无疑更懂00后。李乃旭邀请曹越加入CQY项目时,对方爽快答应了。

另一位合伙人王程程,负责公司整体的运营工作,她后来成了李乃旭的妻子。

好不容易等团队搭建完成,他们在2016年年底就开始筹备,拿到了100万种子轮,2017年又获得了经纬中国的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他们试图将游戏元素更好地融入到社交产品中,因为考虑到00后从小在互联网上接触最多的是游戏,所以想在CQY的产品设计中添加游戏成长体系和相关的设计内核。

例如,挖矿会奖励金币、打怪会获得奖励等,用数据增长激励用户使用。“这背后对用户的心理牵引非常复杂,如何牵引用户心理以完成社交目的,难度比较大。”

李乃旭告诉子弹财经,这两个方向的投入都非常大。交互设计的切入点是一个全新的设计尝试,这需要对安卓或IOS系统底层进行调整,这非常考验工程师的能力,且很多人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而游戏化的社交产品,需要一支小的游戏团队来做。李乃旭先前和完美世界和网易等大游戏厂商聊过合作,对方有意向,但个中的投入量较大,对方较为慎重。

无论是交互式设计,还是游戏化社交,个中投入相对较重。李乃旭最后将主要方向定在校园化社交产品,他们尝试在校园中找到一些信息节点,通过节点的重构来做出一款新的产品。

00后社交产品更多的是从文化中成长出的一种获客之道。他们做过一个测试,将CQY在苹果商店和应用商店上架,没有任何获客手段的情况下,一天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增长量,“这在如今的互联网非常可观,因为几乎没有任何一款产品可以自然增长。”

“我们当时的次日留存是40%到50%,只要进入次日留存,七日的留存只会低百分之十几。”李乃旭对子弹财经说到,从客观上来讲,CQY是一款对标QQ的产品,本质是一款交友聊天的通讯软件。

李乃旭认为00后是“蓝海”,给了他们一个除了下载QQ之外的选择。当下的社交赛道中,将QQ用户转化到别的平台需要成本,而00后仅需要选择就可以了。

不过,虽然产品的设计思路清晰了,但是李乃旭面前仍横亘着一座座大山——他们没有想到,社交产品想要做出创新,竟然那么难。

03

国内社交的“变与不变”

在乔布斯搭建的体系下,很多设计规范包括底层架构均已确定,除非再出现新体系,否则,李乃旭认为,在此基础上很难呈现创新。在社交产品中内嵌小游戏有可能转移用户的使用兴趣,同时难以兼顾社交和游戏两种属性,导致用户增量不太理想,商业变现的模式也不明朗。

社交产品不仅需要创新灵魂,同时用户流量也是制胜的关键。现阶段,互联网流量成本已经达到二、三十,而在2012年,其仅为几毛钱,甚至更低。

创新难题,流量高昂,资本寒冬更是那根要命的稻草。但谁也没料到,一级市场融资遇冷,李乃旭在2019年年初频频约见投资机构,其中有四五家机构有兴趣,但听到他开出的条件都放弃了。

“游戏化社交本身就很需要钱,绝对的钱数不能少。”融资不利,他愿意签对赌协议,也可以出让股份,一定要保证公司账上有七八百万的现金流。

找投资的过程中,李乃旭表示,“经纬中国、红杉等知名机构还在看互联网项目,但不会轻易出手。”最后,他约见了五六十家基金依旧没有拿到下一轮融资。

这是李乃旭和团队对挽救CQY所做的最后一个尝试。在此之前,由于资金链紧张,李乃旭取消了办公场地,让CQY团队到他家里办公,“真的弹尽粮绝了,但还是没有挽回我们的公司和产品。”

资金链断裂,几乎是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曾面临的“致命问题”。没有资金做推广,自然增长非常有限,无奈之下,李乃旭在2019年春节后就关停了CQY项目。

为了发放员工工资,他把车卖了,加上新婚的积蓄一共大约十几万,外加公司账上仅剩的十几万,一共凑了二十多万才给员工们勉强发了工资。

从CQY项目退出后,李乃旭一直在借用曹越在校园内的“办公室”,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新的社交创业项目。

李乃旭现在的新公司仅有三位全职员工即合伙人,产品方面由李乃旭加上三位朋友帮忙写代码;在运营方面,除了公司创始团队,还有曹越带的一支在校运营团队。

李乃旭和团队仍未放弃社交创业。对他们而言,社交注定是一条长跑赛道,关键是从失败中吸取教训,越挫越勇。

回顾近两年,整个互联网市场的红利几近见顶,发展空间收窄近80%。虽然互联网项目已经很难做了,但李乃旭觉得里面仍有机会。

“不像别的行业已经被完全浸透,00后的新文化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李乃旭对子弹财经说。

例如美国Snapchat兴起时,屏幕是全滑动式操作,微信界面则由PC端延展而来,发展成全手势控制的界面,这让未成年人在使用过程中感觉非常友好,李乃旭认为这会是一个新的切入点。

不过,00后群体是否特殊?他们是不是新“蓝海”?与其讨论“00后社交”,不如思考,国内社交的出路在何方?

9月初,微博推出“绿洲”,几日后,“绿洲”被曝出图标抄袭韩国设计师的图案,而后被下架了。“绿洲”的界面酷似Instagram,信息流和频道的设置酷似小红书。

在传统互联网企业被沙漠化之后,绿洲成为微博的一张新王牌。

9月24日,相关媒体曝出,阿里巴巴钉钉事业部推出社交产品“Real如我”。它的产品定位于“真社交APP”,产品特色功能主要是“地理围栏”、“点亮人脸”、“智能相机”。其内部人员告诉子弹财经,“现拍现发是我们一直坚持的概念,还需要一些差异化。”

国内的社交产品的确需要差异化。9月5日,京东数科曾在安卓端秘密内测一款大学生校园社交产品“梨喔喔”。平台上的学生认证由京东金融完成,同步之前京东商城的学生认证信息,而完成的用户还可以开通小白信用服务,使用小白成长分。

十日后,字节跳动宣布收购一款校园社交产品“biu校园”。而张朝阳早在6月9日宣布“狐友”正式上线,主打“国民校花大赛”引发热议,张朝阳还亲自下场与狐友们频频互动,可见巨头们极其看重校园社交。

结语

无论是流量巨头,还是草根创业者,想在社交赛道上强占一席之地的人不计其数,但真正能杀出一条血路者,寥寥无几。

巨头和创业者们的社交痴梦还在延续。

社交是个神奇的行业。一旦资本市场没有风口,就会刮过一阵“社交风”。在2019年资本寒冬下,很多行业的风吹不起来了,社交风口似乎再一次悄然袭来。

死伤无数的社交赛道,“印钞机”的属性不断吸引创业者与巨头为其献身。

做社交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几乎看不到希望。几天前,李乃旭看到一个从今日头条出来的朋友做社交了,“我当时很心疼他。”他心里明白,这位朋友将会经历在社交赛道创业的诸多艰辛苦楚。

目前,这位今日头条创业者的账上还趴着七八百万,团队规模和李乃旭他们差不多,一个月烧掉三四十万。

李乃旭对他的状态太熟悉了——每天失眠,极度焦虑。“做外卖至少有订单和收入,实在不行可以做改变策略加价,最后还能实现一些盈利。但是,做社交就是看着钱在减少,用户在流失,没有增长,没有收入。”

半个月前,他们约了一顿早餐。早上十点味多美见面,对方迟到了一个多小时。“他真的和我想的一样,半夜失眠、焦虑,一直到凌晨两三点。”李乃旭苦笑着说。

聊起创业生活时,对方露出一丝软弱,创业七年的李乃旭非常理解。交流两个小时,李乃旭把对方送走后,“他迟迟不走,一脸茫然地站在十字路口。”

李乃旭突然想起七年前。那时的他刚开始创业,认识了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有一天中午,他们站在十字路口聊天,李乃旭向张锐请教问题。张锐目光看向远方,一边抽着烟,一边回答着他的问题。

时隔四年,他仍记得张锐的眼神,随着创业年头的增长,那个眼神在李乃旭脑海中愈发熟悉。

注:文内投资人“康东”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B站互动视频更倚重UGC模式,还需攻克剧情单薄等难关
2
邀 “资本熟手”谈铭恒加盟,祥生地产迈入千亿后欲拉响IPO前奏?
3
发起互助计划、囊获保险经纪牌照,360金融下注“互助+保险”模式
4
自主研发还是国外引进,起底少儿英语教材产业链
5
格力混改上演“三国杀”:高瓴、厚朴“捕蝉”,董明珠“在后”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